媒體報道
老外大鸡吧操逼-廣州推動電梯安全監管再升級 社區設立專員管理,人休艺木大香蕉
時間:2019-11-15
0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編者按: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
 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中國男籃“生死戰”不敵委內瑞拉無緣16強。  鄭建衛 攝
 
老外大鸡吧操逼 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
伊朗宣布釋放被扣英國油輪部分船員 周克禹 攝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  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
中國華文教育基金會代表團赴葡萄牙參觀中文學校。 周克禹 攝
 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
俄一架蘇-25強擊機墜毀 俄國防部證實兩名飛行員死亡視頻  鄭建衛  攝
 
濟地理學家陸大道院士,被稱為“三峽之子”的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院士,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仲志余,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秘書長範恒山,諾貝爾獎得主、美國國家實驗室環境與能源學部原主任馬克·列文,紀錄片《話說長江》的作曲、中國音樂家協會原副主席王世光等。他們許多都是白發蒼蒼的老者,他們以豐富的學識和經驗,為紀錄片作了權威指導。全景式立體式記錄長江2019年初春,8個攝制組從上海出發,沿6380公裏的長江溯源而上,足跡遍及長江沿線各省市,輾轉10萬多公裏,希望能夠全景式、立體式地記錄長江。初夏時節,《長江之戀》第一集攝制組的成員們把冬天用的沖鋒衣、沖鋒褲放進了行李箱,他們要去探尋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,抵達目的地後,高原反應讓大家紛紛“倒下”,這讓攝制組始料未及。導演董潔心、主攝影朱騫已經是第四次走進高原,沒想到第一天就頭疼頭暈,身體不適。時間緊,任務重,大家吃下抗高反的藥物,頭疼的時候咬緊牙關,呼吸困難時放慢腳步,面對著強烈的紫外線,在空氣稀薄的沱沱河流域,攝制組的成員們抖抖肩上的塵土,拿起攝像機開始一段又一段的拍攝。每年五六月份攀枝花地區最是炎熱,第二集導演董玲俐帶隊來此拍攝的時候,氣溫一度在40攝氏度以上,地表氣溫接近80攝氏度,連設備也要降溫才能運行,攝制組不少人都曬傷了。從都江堰到漢源到宜賓再到都江堰、重慶,最長的一次,從宜賓到攀枝花行駛了13小時,但舟車的勞頓絲毫沒有影響攝制組的創作熱情。這樣的故事在攝制組每天都發生著。廠房裏悶熱的環境,汗水無數次濕透衣服;面對長江灘塗的淤泥,攝制組艱難跋涉,但每一步都走得穩健紮實。第三集攝制組陳琳帶隊在湖北拍攝二十余天,大家都拼搏到最後一刻。第四集的導演劉瑋帶隊的攝制組則深入瀟湘大地,記錄洞庭湖邊那些可敬可愛的人——生態保護協會的志願者們。拍攝大都是在小船上展開的,時間長、水浪大、天氣變化多端,當時正處於洞庭湖血吸蟲高發期,大夥雨鞋一穿,救生衣一套就隨船深入湖中央開拍。“八百裏洞庭是我家”,攝制組用每一個鏡頭,每一段聲音,每一個采訪來記錄下這些湖邊最美麗的守護人。安徽銅陵人張八斤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現在成為一名兢兢業業的江豚飼養員。清晨,導演張艷芬帶隊跟著張師傅餵江豚,他的竹竿一敲,江豚就來找它們的朋友張師傅了。深夜

冀公網安備 83692號